宪问第十四


治世和乱世的言行

【原文】
    子曰:“邦有道,危①言危行;邦无道,危行言孙②。”

【注释】

   ①危:正。②孙:同“逊”。

【译文】

  孔子说:“国家政治清明,正直地说话,正直地做事;国家政 治黑暗,正直地做事,说话却要谨慎。”

【读解】   

   政治清明说话办事都无所顾忌,可以畅所欲言,放心做事。
   政治黑暗则需要有所顾忌,尤其是说话,往往祸从口出,招致危害。
   这是孔子教我们处世的艺术。不是滑头,而是生活的经验,保全自己的基本原则。


下一篇(有言者不必有德)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