颜渊第十二


文与质的辩论

【原文】

  棘子成①曰:“君子质而已矣,何以文为?”子贡曰:“惜乎!夫 子②之说君子也。驷不及舌③”。文犹质也,质犹文也。虎豹之鞟犹 犬羊之鞟④。”

【注释】

  ① 棘子成:卫国大夫。②夫子:这里指棘子成。古代大夫可以被尊 称为“夫子”,所以子贡这样称呼他。③驷不及舌:驷,四匹马。古代用 回匹马驾一辆车,所以,驷不及舌的意思是说:舌头动作很快,一旦说话出 口.即便是四匹马拉的车也追赶不上。这就是成语“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”的 语源。④ 鞟(kuo):去掉毛的皮,即革。这句话的意思是说:“如果去掉 毛色花纹,那虎豹的皮与大羊的皮不就是一样的了吗?言下之意是强调毛色 花纹(文)也具有重要性。

【译文】

  棘子成说:“君子质朴就可以了,何必要什么文饰呢?”子贡 说:“可惜啊!先生您竟这样来解说君子。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。 文饰与质朴的本质一样重要,质朴的本质与文饰一样重要。如果 去掉毛色花纹,虎豹的革和犬羊的革就没有什么区别了。”

【读解】   

  是否正因为“虎豹之鞟犹犬羊之鞟”乃至于猪、牛之鞟甚至 合成之革,才有假冒伪劣皮衣使消费者真假难辨呢?仅从这一生 活事例来看,毛色花纹(文)也的确有其不可忽视的重要性。
   这是闲话。
   回到正题上来,这里关于文与质的辨论,实际上是针对《雍 也》篇里孔子关于“文质彬彬,然后君子”的论述而来的。棘子 成针对孔子的观点提出了自己的看法,认为君子只要“质”,就 可以了,何必要什么“文”呢。子贡扞卫老师的观点,于是与棘子 成展开了辩论,强调,“文犹质也,质犹文也”,实际意思依然是 “文质彬彬,然后君子”,只不过进一步举例作了发挥而已。
   这一段辩论虽然很短,却可以见出子贡雄辩的口才:先声夺 人,首先以不容辩驳的感叹口吻指出对方已经大错特错。尤其 是中间插入“驷不及舌”一语,意思是说,你不仅说错了话,而 且错得来追悔莫及,就是想收回去都不可能了!在把对方压得来 只有招架之功而无反驳之力后,才正面亮出自己的观点,并举例 加以论证,有理有据,勿庸置疑。
    子贡为扞卫老师的观点而如此雄辩,也不枉自老师把他列为 “言语”方面的高材生(《先进》)了罢。


下一篇(税收问题)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