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 佾 第 三

?


不要铺张浪费


【原文】

  林放①问礼之本。子曰:“大哉问!礼,与其奢也,宁俭;丧, 与其易②也,宁戚③。”
【注释】

   ①林放:鲁国人。 ②易:驰,铺张。 ③戚:哀伤。孔子 本来是主张“哀而不伤”,感情不过分的,但与其铺张浪费,就宁肯 悲哀过度了。

【译文】

  林放问礼的本质。孔子说:“你的问题意义重大啊!就一般礼仪 而言,与其奢侈,宁可节俭;就丧礼而言,与其铺张浪费,宁可悲哀 过度。”

【读解】

  孔子又说:“奢侈显得骄傲,节俭显得寒伧。与其骄傲,宁可寒 伧。”(《述而》)

  可见,孔子虽然十分重视礼仪,但却反对形式主义的排场,而强调 内心和感情上的符合礼仪要求。

  以我们今天的社会风气对照圣人的要求,恰恰是反其道而行之。 一般礼仪不从简而尚奢,越奢侈越有排场就越体面越风光。丧礼 更是铺张而无真正的悲哀。所谓“红白喜事”,那“白喜事”本是 为避讳而言,现在对很多人来说倒成了名实相符的喜事了。比如说 家里老人寿终正寝,一喜少了一个负担,一个拖累;二喜可以收礼 钱,借此发一笔不大不小的财;三喜有遗产;四喜可以借机聚赌,麻将 直打到丧事办完。这样的丧礼,有几个人内心里是真正的悲哀呢?

  假若圣人活到今天,眼见我们今天的排场,真不知道要感慨到什么 程度哩。



下一篇(温文尔雅的君子之争)??